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在槲树大街七号等你

【悲伤的兔子】
  白薇觉得父母给她取这么一个美丽的名字实属浪费。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一山寨版的林无敌,但林无敌台下是李欣汝,打扮打扮就可以直接上台演林黛玉,而她再打扮充其量也只能扮演杨排风这样可有可无的配角。
  配角的意义在于更好地衬托主角。高二的时候白薇就知道这个道理了。高二之前她和夏吹是亲密无间的,她从家里拿各式各样的小食品讨好他,他从来都是放开手脚,大快朵颐,从不拿自己当外人。而文理分科以后,主角登场,她的小食品再也不能左右他的胃口,与夏吹形影不离的除了她白薇还有许晴远。夏吹在别人那里再谈到白薇都是小时候如何如何,她黯淡成夏吹感情生活的一个背景,并且淡到可有可无。
  白薇看到他们携手向前的样子,觉得很自卑。爱情本来就该是那样子的吧。王子就该配公主,而她只是没有水晶鞋的灰姑娘。
  高考过后他们一帮人去K歌。许晴远唱王菲的《红豆》、《容易受伤的女人》、《又见炊烟》。声音美到足以以假乱真。
  白薇不断地端着面前的红酒,喝到杯里的酒变得像吞噬她的漩涡,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唱了一首萧亚轩的歌,她想唱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却唱成了你是我心中一颗炸弹,她总是出丑,她听见许晴远和夏吹的笑声像炸弹一样在小小的包间里炸开,她想夏吹就是他心中的一颗炸弹,如果让她死心也就罢了,不要总这么悬着,放不下。
  趁服务生上餐点的时候,她偷偷遛出去,她在卫生间里看见自己眼睛红红的,像一只悲伤的兔子。
  【暗恋着的敲钟人】
  白薇觉得自己确实像一只兔子,多年之前的一个黄昏,她穿着白裙子坐在自己的家门前小口小口地吃着一个苹果,夏吹说,你的样子多么像一只安静的兔子。
  那时侯许晴远并不喜欢白薇,她斜睨着眼睛看她,笑话她的穿着她的样子,她说你本来就是下里巴人,请你不要总是跟着我。
  她不允许白薇动她的东西,却像个强盗似的把她的东西占为己有,她告诉白薇,你喜欢夏吹对不对?可是收到他情书的人却是我。
  她在手里晃着几页信,继续嘲笑她,你用不着苦大愁深的样子,只怪你的命不好吧。
  很多个早晨,白薇从窗帘后面看见夏吹骑着红色的阿米尼伴吹着轻快的口哨声摇晃着远去,她的心疼疼的。她真的有些自暴自弃了,她那么卑微,像是暗恋着艾丝美拉达的敲钟人。
  高考揭榜以后,白薇失利了,而许晴远和夏吹比翼双飞地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这次,连一向苛刻的夏吹的妈妈也不再反对他们在一起了。白薇的心都碎了,她想也许她再也追不到她的王子了。可出乎白薇的意料,复读期间的白薇不断收到夏吹的来信,那些信如同白薇阴霾雨季的第一束光亮,他鼓励白薇好好学习,因为他相信她一定能行。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