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缘起缘灭

        有多少人,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第一次看到萧倾的时候,祝福不自觉的把正准备念的“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改成了这句。
  
  于是爱上他,便是那一瞬间的事情。
  
  爱上了一个人,便会积极地寻找有关他的一切消息,从见到萧倾的那一刻开始,祝福便开始收集关于萧倾的一切信息。
  
  于是知道,萧倾是医学系的,现在已经是大二了,成绩一直是全系第一;萧倾家就在本城,每个星期六都会回家。萧倾平时很冷漠,不爱跟人交流,所以祝福能从别人口中知道的消息也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哦,还有一点,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女生主动追过萧倾,可惜,都壮烈成仁了,祝福不知道这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打听不到更多的消息,祝福便亲自去查探。她开始一没课便往医学系跑,可怜她一个学法律的天天跑去听解剖学、人体构造还要在别人偶尔投向她疑惑的眼光中装成听得津津有味。不过她也不是乱听课的,早在听课之前就找医学系的朋友把萧倾的课程记得清清楚楚,萧倾会在哪个课堂出现,她便想办法逃课出现在那个课堂。

       萧倾上课一般都是坐在前排的,而祝福一般都会挑教室最方便看到萧倾的后排角落里坐着,不是不想离萧倾更近一些的,只是那些教授不给力,位置坐的太前就容易在提问时中彩,祝福当然不至于那么傻去丢这个人。所以一般情况下上课时萧倾总是认真地听课沉静地记笔记,而祝福就痴迷的紧盯着萧倾,偶尔有医学系的同学疑惑地看向她,她便轻咳一声然后装作认真地盯着黑板,再配合点头沉思的动作表示她在认真听课。
  
  祝福就以这么顽强的精神不顾自己的专业有可能挂科的情况下在医学系听了三个多礼拜的课。这个礼拜的礼拜一上午,祝福像往常一样嘱咐好室友帮自己挡一下教授偶尔来了精神的点名,照旧在快上课时拿上书籍向萧倾上午上课的教室走去,每次她都习惯往后门进教室,边进的时候眼睛就边往前排扫,看准萧倾坐的位子再开始帮自己找位子。

       平时萧倾都是早早的就会到教室在位子上坐好的,可今天祝福竟没看到他的身影,接着又向全班扫视了一遍,都没见到萧倾的人,祝福的心便那么微微慌乱地跳了一下。平时盯着萧倾看感觉上课时间总是那么快,可今天一下午祝福都坐立不安,据她所知萧倾好像从来没有旷过课,于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想去找萧倾又怕下一分钟萧倾就出现在教室里,更何况,祝福突然发现,她只是每天跟着他上课,跟着他去食堂,跟着他去图书馆,跟着他去自习室,可是却没跟着去过他家,现在这个时候,萧倾没来教室上课,祝福猜测他该是还没来学校。祝福暗暗打定主意,下一次一定要跟踪萧倾去看看他的家在哪儿。
  
  祝福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好像从见到萧倾的那一刻开始便一头栽了下去,好像在萧倾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从此便忍不住想知道他的一切,便忍不住一不小心遗失了自己的心。
  
  遇见萧倾之前,祝福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那样的感情想必不会长久,应该只是一时的迷恋。可如今祝福才知道,就像林黛玉见到贾宝玉的第一眼一样,也许很多事前世便已注定;就像席慕容描述的那样,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年万年,时间在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她觉得她就是那样遇见萧倾的,只是,不是没有心酸的,这一场相遇,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她甚至没有向他表白的勇气,只能偷偷地关注他的一切。祝福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场独角戏中就这么刻骨地爱上了萧倾,她对他的了解甚至是极少的。可她就是知道,她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些慌有些喜,还有种宿命的感觉。
  
  那天一直到下课萧倾都没有出现,甚至接下来的两天,学校里都没有萧倾的身影。祝福找过了她所知道的任何萧倾可能会去的地方,可是她其实心里是有一种莫名的清醒的,萧倾上个礼拜六回去后还没来学校,也许,是家里有事耽搁了,也许……祝福不敢想下去,在心里骂自己的多心。
  
  就在这个礼拜的礼拜四祝福已经准备去学工处看看能不能看到学生家庭住址信息,却听医学系的朋友说萧倾宿舍的东西被人搬走了,来人有两个,看起来应该是萧倾的爸妈,好像很憔悴的样子,搬完东西后还去了系主任办公室,后来有同学看到他们还有系主任都是眼睛红红像哭过的样子。
  
  于是,医学系里谣言四起,有人说萧倾会念医学专业是因为其实他有先天性的病,没看他把专业学得这么好么,就是希望能更好的医治自己的病;有人说萧倾家里其实很有钱,一般有钱人不是都爱出国深造么,没看他年年是系里是第一名么,估计国内这方面的知识都学得差不多了,也该出国长见识了;有人说其实萧倾已经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估计想不开自杀了,没看他天天都不和外界交流的么,更何况那天还看到他爸妈和系主任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
  
  流言一千分贝,万种版本,传到祝福耳中也不过是一两天的事,祝福希望萧倾是出国了,他专业那么好不是吗,他平时的举手投足间有一股天生的高贵,家里条件肯定是极好的不是吗,所以,她宁愿相信流言中的这一版本。她回忆起不久前她和萧倾在图书馆的一次交流,那是祝福和萧倾唯一的一次交谈,或许也算不上交流吧。那天她跟踪萧倾到图书馆,鬼鬼祟祟在萧倾旁边挑书,看到萧倾找齐了书去登记她也赶紧拿了几本书跟在后面登记,那是她离萧倾最近的一次,萧倾看到她的借书卡时祝福好像听到萧倾说了句,祝福?很温暖的名字啊。可是也许是他的声音太轻也许祝福有点幻听,祝福不敢确定,愣愣地啊了一声后看着萧倾拿好书离去。她想相信温暖的人怎么会有抑郁症呢,怎么可能会自杀,不过是那些学生嫉妒萧倾的完美故意造的谣罢了,她不也不爱和人交流么,只是喜欢沉默而已。
  
  从那天以后,祝福再也没看到过萧倾,因为,萧倾再没出现在学校过。
  
  祝福还是会经常去听医学系的课,只是不再逃自己的专业课去了。她常常望着萧倾曾经坐过的位子发呆,想着那些看着他认真听课记笔记的日子,常常回忆那次图书馆梦一般的对话,经常愣愣的就想落泪。周围的同学过了几天便不再讨论萧倾,好像没有过萧倾一样,她有时甚至也怀疑,是否真的有过那么一个人?她是否真的曾经单恋过一个人?是否那个叫做萧倾的男生只是她的幻想?或者,突然有一天她来上课发现萧倾还坐在他的位子上,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或许,他真的从未离开?
  
  祝福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幻,有时她好像会看到一个男生站在她的对面问她,你叫祝福?你是不是喜欢我?有时她看着曾经萧倾坐过的位子上恍惚间好像萧倾还坐在那里,可揉揉眼再仔细看分明是其他的学生。有时又觉得也许现实中真的没有一个叫萧倾的那么一个人,真的只是她幻想出来的。
  
  祝福开始看那些缠绵的诗集,看那些纠结的侦探小说,看那些诡异的奇幻长篇,她想也许有一天,她可以清醒过来,她可以清楚地知道,她的心到底遗落在哪儿了,然后,世界一片清明。
  
  有一天逛超市,在笔记本销售处看到一个本子的封面上写着“没人注意,少了你,我的天空已蒙上一层灰;没人注意,少了你,我开始收集思念的词句。”那一刻,祝福感到这段话是那么的贴近她的心,蓦地对着那个本子泪如雨下,然后把它带回了家。在每一页的首行,她总会情不自禁的写上:萧倾,你来过吗?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小花招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