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寄书心于自然

  我每天都在内心偷偷探寻一种契合心灵的读书方法。为自己寻找和创造一种疏朗的感觉,让自己真正体会读书的乐趣与奥妙,让自己亲身理解诗词歌曲中透射的那份至真至诚的情感。记得大文豪纪伯伦说过:“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那么面包就是苦的;倘若你心怀怨恨地酿着葡萄酒,那么怨恨的毒液就会滴进酒里。”人生是一个短暂而浪漫的过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享受生命的美好和灿烂,每个人的生活如饮水,冷暖自知。我们有或多或少的权利为自己选择。生活的道路多宽!有阳光就去做玫瑰,开得热烈大方,没有阳光也别怨天尤人,野花照样可爱。
  我也有我的选择……
  齐坐在教室里,共享废气、灯光,共用同样的桌椅、同样的黑板,传统的读书方法已被我远远抛下。虽然我没有古时文人墨客那股飘逸洒脱的浪漫情调,没有名垂千古的诗词人那般仙风道骨的超脱,可我还是不愿把自己禁锢于一间教室、一副桌椅之间。早上必须得上早自习,我勉为其难地坐在教室中,等几分钟,当查课的学生前脚踏出教室,我双脚就按捺不住了,即刻夹起书本,从还未坐热的凳子上逃离,寻找我的梦想之所,度过我有书有雾的甜蜜早晨。
  一直觉得周旋于数字与线条之中的理科生才最适合在教室中学习,安静地没有任何生灵敢于造次的教室才是他们埋头奋战的最佳处所。不过,手机偶尔也会调皮地闹一闹。而读文学作品就大不一样了,如果仅仅把人限制在瓦墙之中,文学作品也会因此而失去它所具有的韵味。文字是灵动而有温度的,也正是文字中所包含的那幕景那份情,而那景与情,又来自何方——现实生活。
  坐在教室里让我们写一首诗,也许我们绞尽脑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还只能做出类似《还珠格格》中小燕子“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的“诗句”来。而当我们徜徉在微风当中,行走在阳光里,四周是包罗万象的大自然,是千奇百怪的生命,也许,你诗兴大发,心思一闪,那股绵绵情丝就会如万丈瀑布直泻而下。手中的笔再也不会因为肚中的墨而羞于运动,纸上的字也不会因为枯竭的心灵而显得丑陋。
  平时就喜欢在校园里闲逛,除了带本书,我只带上自己。或许哪天,我想给自己身心晒晒太阳、给绷紧的神经松松绳,我便会选择既有阳光,也有和风的下午。捧一本文笔清新的散文,哼着小曲,醉卧在青草绿叶之中,草的气息、泥的芬芳,令我只剩转动的大脑。任阳光穿透我针织衫的空隙加热我的每一寸肌肤,任柔软多情的柳枝细细抚摸我沉思的大脑。趴累了,懒洋洋打个滚,又继续躺下,将目光投射在遥远高空中的白云,看他们时展时舒,时聚时散,当然也不会错过风中轻舞飞扬的柳条。时而一门心思放在书中,时而又遨游到千里之外。
  正值这桃花盛开的三月,空气很潮湿,恢蒙蒙的天,让我的心情也染上了灰色。抓起带有感伤情调的三毛文集,躲在大石头旁边的桃花下,伴着片片凋零的桃花,我的眼泪肆意纵横,不知不觉一片沾有泪珠的花瓣停留在我嘴角,我试着探出了舌头,是苦?是咸?还是花瓣的馨香,我已无法辨别。看到落在书中的桃花,又想起黛玉,扛着花锄提着花袋,一句“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悲凉之情透彻你我心骨。如此这般,更增加了内心的愁苦,于是趁着老天狂风大作之时,歇斯底里的大叫,和狂风比气势,与阵雷比音高。大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一喊一叫,心中的愤怒就随风雷飘远了。
  有时我会坐在湖边,静静的看着波光闪闪的湖面,缓缓的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突然鱼儿跳出水面,荡起的水花也牵动了我的思绪,激起我想在湖底建一座水晶宫的冲动。如果湖底有一座水晶宫,那我就可以坐在里面自由自在的看书,沉浸在自己的独特世界里。偶尔看看湖底的飘摇的水草,欣赏他们婆娑的舞姿,偶尔听听鱼儿的敲动我门窗的声音,是清脆而响亮的吗?我非鱼,不知鱼之乐,但我能感觉的到鱼是无拘无束的,是潇洒的。
  读书,我们要走出教室,要用心灵去体会“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幽静与深远;欣赏“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明丽与高远;要感受“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壮阔与惊险。朦朦胧胧之中我又看到了“小桥流水人家”。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