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对生命尽头思索

“有一只耗子,他在一条路上跑着,心里头啊非常的着急,因为他不晓得这条路啊,是通到哪儿的,他就往前跑啊,跑着跑着呢,碰到了一只黄鼠狼,他问黄鼠狼:黄鼠狼啊黄鼠狼,这条路通到哪儿的。黄鼠狼说:去去去,没时间,不要问我。说完这话啊,黄鼠狼就跑了。耗子继续往前跑啊,跑着跑着,又碰到一只乌龟,就问他了,说:乌龟啊乌龟这条路是通到哪儿的,乌龟说:你把你自个儿的事管好就成了,你干嘛来问我呢?说完这句话呀,乌龟就缩回壳里去了。耗子就继续的往前跑,越跑心里头是越着急,跑着跑着,哎,就看见一棵大树,把这路给挡着了。树上还停着一只黑乌鸦,就问他了,说,黑乌鸦,黑乌鸦,这条路到底是通到哪儿的,黑乌鸦说,你已经到了路的尽头了。耗子说,这么快啊,如果我当时不要跑的这么快,如果我能慢慢走,顺便欣赏欣赏路边的风景,那么这条路就不会这么快就走完了。”
  以上这段是赖声川的台湾表演工作坊的话剧《红色的天空》中一个人物讲的故事。本周我看了这部话剧,就这个话剧和这个故事,在我的心里整整徘徊了一周的时间。这部话剧讲的是发生在老人院里的一幕幕故事,通过几个生命快到走到尽头的老人,每个个体个性鲜明的亲身经历(由他们个子叙述自己年轻时的故事和美好回忆带出)。
  说实在话,这部话剧是我这几年看到的新创话剧中的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因为它做到了话剧所要带给观众的最基本的——直指人心,深刻地引发观众思考,这是这种艺术形式所特有的。但这同时也是现在很多小品式的、舞台式的话剧所严重畸形缺失的东西,没有这个,话剧就失去了本来面目,就没有了灵魂。
  话撤远了,回到这个话剧和这个故事。在我所接触的年轻人里面,活在当下快乐中的居多数,因为只求当下快乐,所以生活没有了方向,变得盲目,也就更不会思考生命的意义和自己到了暮年时会怎样,包括我在内。我没有过和形形色色快要走到生命终点的老年人接触的经历,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想到这些。但当我看了这部话剧后,使我思绪泛起。
  当我到了这个年纪时,回想起来的大部分都会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甜蜜的爱情、身边的朋友、对我好的人、我曾经对不起的人、伤害的人等等,那些好的人和事自不用多说,对于那些我曾经有负的人尽管当时没有什么感觉,到了这个时候就会内心非常的内疚,甚至心痛,但时光已经不能再倒流了,所有的我都无法挽回,只能带着心痛到最后一口气,有什么痛比心痛的痛还痛呢?虽然我现在还年轻,但有些事情我是躲避不掉的,所以不得不提前思考。
  看着剧中的人物,就好像是穿越了时空看到了暮年时的我自己。现在的我就好比是那只耗子,在大好青春的时候冒冒失失、莽莽撞撞,只顾着往前走,往上爬,自己舒服,做事情很多都是意气用事,不顾对方的感受,只要自己达到目的就好。这么做的结果通过这个话剧及故事,我已经看到了——只会是到自己生命尽头的时候,留下太多的心痛、遗憾和惋惜,心情不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不管什么样的人,到了最后的岁月跑不掉的都会是这么一个内心世界。所以,人啊,在当下快乐的同时一定要多思考思考,做到问心无愧,对的起自己也对的起别人,不然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你自己内心良心的谴责是逃不掉的。在痛苦中度过余生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